前些时日赴扬三日,乘高铁往返。旁人皆是腰缠十万贯,抑或载兴咏啸,唯我成一例外,来时手捧麦当劳薯条,去时背囊里盈斥着酸奶鸭蛋,倒似一批发商人。不过三日出游,确也算得上是“受益匪浅”。

扬州得名甚早,自禹贡九州时便见于人前,与之相提的豫,冀,梁,兖等八州,今仅徐州之名仍存,不过沧海桑田,二者今都已变为地级市,不复昔日版图人口。赴扬高铁上,本人还是心存希冀的,冀盼着能有一深厚体验,体察上古遗风。不过到了地界,遗风倒是古朴,却称不得一个淳字。与商铺拌嘴似的买卖,高铁站内老媪长达半小时的高声呼喝,乃至当地非机动车流水价般的超车别道,纵是泥人也得烘成了陶瓷,民风之淳,以致让我思忆及戚继光招收的义乌兵,更甚者,在买了扬大酸奶后,店铺老板无视我背后书包,开始变戏法似的取出礼盒布袋,听闻包装费六元后,在店老板一副为你着想的表情下落荒奔走,今日思想,戏谑?轻蔑?还是真有几分真意所存?

扬州城老城区依火车站和双馆而立,大体在西南部,中北部为旅游区,以清代及民国故居和瘦西湖为特色,老城区与旅游区夹隔扬大等高校,高校呈南北向排布,似一字长蛇,这点我觉得还是足以称道的,一方面高校学生于老城区与旅游区之间,利便学生出游,次则在市政角度,利于发挥高校的区位优势,带动附近的商业活动,既拖住老城区没落趋势,又能刺激旅游区的经济。东则为工业区,设高铁站,与旅游区以京杭运河相隔,该区域多为日化,材料产业,其城市布局除却高校排布值得称道外,大体与中国其他城市发展规划无甚差异,尤其是东区设工业区,或许在城建上为避免污染城市计,但江苏人口之稠密,城市星罗,不远处便是泰州,镇江,扬中三市,位于东南方向,冬日西北季风骤临,岂不荼毒地处下风的三市?这等纯粹的利己行为,只能说颇征江苏人的风格。而在三日旅行中,旅游区的开发也是差强人意,作为全国知名的瘦西湖,开发的竟虎头蛇尾,湖南设旅投集团,栽树铺路,引入冶春等当地茶点名品,谁知向北却是村镇,有工厂设立,道路崎岖,煌煌然位于景区之内,不怕西北风至,让游客感受到工厂的吐息吗?且该市一心开发清代及民国旅游资源,青墙黛瓦,阳光照耀下恍若置身于北京南锣鼓巷,可谓南北之形易也。而作为汉的广陵王墓和唐代遗址,一个将金缕玉衣置展厅入口,与文创店对峙,一个设中韩友谊园,对崔致远大肆宣扬,以崔个人文学水平及历史价值,皆不直此,或许耐人寻味的也就是国别了。

探访途中,对淮扬菜和书店等也有涉及,因内容繁多,此文便不叙说,将增设他文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