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爵倚马据有罗马尼阿全境
回首瞻望,他的孤独已经带来
孤独的怪物,他的幽灵军赳赳
过乌尔比诺公国,他的名字
开始在撕裂中飘荡,罗马的风

飞,那个高傲的教师行将摆脱彷徨
话语的气流聚拢,最先呼唤风暴
——咀杀名字,赞美失名的事物
强迫你在万人的敌人里,把自己隐藏

——沉下你的头脑,俯身到层翳上的王
也会逡巡在海中,他的尾迹搅动
港口。那不勒斯人张起长帆的时候
勤勉、忠诚和努力,你察看、吞食
用权力伪装手臂,执敲扑而鞭笞

飞——云行的巨兽,唯有上帝能按下
他经验搏动的心。

(《君主论》中的博尔吉亚与马基雅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