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战争的日日夜夜(一)
街道之战,灵魂之战

在现代,人是困兽
紧闭他的胸膛,空旷之罪
无法施以流放。只活不死,
代替他,巨大的嗓音掠过
无厚的铁幕广播,城墙。
胸膛是先知在斗兽场殉道
道是古老的炼金家,神秘
只生不杀,杀人者不死,
死人者不生。二元组厮斗
在里面招徕四围的恐慌

“一”反对冰,我反对我
“太一”悬在挂钟如弹壳
砰然高升。城市也划分天的种类
畏怖的和提拎的
发车的和崩轨的,在土地
错开吧,毕竟我的另一半是君主
在天运行,以我之眼
另一半是宪章,一切皆虚

辩证法磨牙吮血
头一天的蛇信,创造了瘫痪积水
我不仁而把对立拉拢

一定要笼子,一定封印。
我是囚室名副其实,肠胃
曲折而諔诡。一重重钢铁
爆炸我心。
我的每一半都只求独活
只爱露天的卑鄙,谋刺暴虐的假神

自杀者因亵渎而授勋
切开血管没有言辞
变乱大洲的假象一一坐实
红土黑睛的女人正青春

*改自爱德华多 加来亚诺《爱与战争的日日夜夜》<街道之战,灵魂之战>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