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幕前•致剧场

我收到邀请

——太太和先生的剧场

太太叹息,一句 Monsieur!

来者噤声在树林里

旧时代跟着过来,一座山丘

漫游在脆弱的门前


——太太不懂,陌生的景观会在现代

徐徐舒展成冠叶琳琅

人死后,人死后,

苍然平静的臂,拱起愁楣

这就是您的客廊


一切可想的事先就在太太家中

——太太的家因而不可想象

——太太好客吗?为何座席上不闻其声

幽灵那样可亲像流光渐渐变老

只见虚位生满毒芹,招魂

鸩杀两桩旧案、


和一朵绯红。像植物紧绷

家里藤蔓把梦境衔来

我等待枪刑已太久,那纷乱的斗争

来笑我吧,可我是未知的主人,

让夹竹桃陈列人体,

仇杀与开启姐妹般生长

——与我跳支舞吧,远来的客人

餐酒总会备好,一天很长


(二)幕中•致阿言

我是早夏,血还未染红的埃尘

我们是两份孤独保存臻好

请把我们无辜的锦缎织入绣毯

像乡下的水晶,流淌在水的一生。


从杂志扉页吸取杀机如秘密

腐败的花儿精致,又鲜如血橙

用怀中荆棘拥抱所有身体

酢浆草齐声反对夏天、薰衣草


想让巴黎天空靡倒在阁楼上


——姐姐,只有我们发现人与人相颉颃

——姐姐,我们

若要相残,就能破败世界的缝隙


时钟安逸敲打,现实一件件

暴露

“法官假释他”

秘密不在于胜败


——姐姐,把衣物拿来

给我披上陈霉,泡沫,羽翼

——姐姐,去厨房拜倒,去完成我们

若我太无望的垂泪,接受

——姐姐,把我放在餐桌上,一段祷文:

不是我,而是我们共同的主

要我们舔舐罪的葱茏

——姐姐,请亲吻你的冷静;

我们既以矛盾为名,就不要脱下

密布的手。由窗口造成的创口

就不要关上。


(你立如一身黑色大丽花

火就在你发髻间噼呖

夜就绽满啮痕,清洗最切己的)


——啊!她到来,风铃鼓起的仇恨

数两个八拍,在清浅的月池飞旋

涅墨西斯驱蝙蝠扑向我,今夜

孤独的密谋,眼睛再也合不上

复仇永远差一些、相爱永远多余


——太太,来尝一尝晚香玉的苦酒

看着仇恨融入酥胸的芬芳。

灯火譬如黄昏,您看吧,辉煌不可言

——太太,请从春床坐起

去圭亚那,您的名字是掀起的太阳!

看吧荒芜它要来,温柔泛滥着

送您笛声止步不要回头

您去承受万般疯狂寂寞,如园中蛇

——太太应该做的一些事,由我做成


十二时半,镜子准时对折,界限烧完

瓷盏涌出黑牛奶

再次杀死她如同杀死自己

——姐姐,我躬身的时刻定格

在某个夜里

惊慌来找你,席卷你的心

——亲亲。不要等待,不要出声

耗尽之前,椴花茶会把我唱完。


地狱中见!地狱中见!


(三)幕后•致演员

沁润的黎明在流转中起舞

站在鲜花谷中,人也馥郁如常

抖落燃尽的长发,散下的明亮

向我的耳畔;没有提琴曲

来默祝一位天鹅醒来舒羽

一篇献词从青春赶来

我依你为标本,学习重奏之多情

果实累累,务必格外小心


幕布静止后你看见走进的人

恩慈微小,似笑非笑

来日悠悠凌乱也被你抚平

幸福之事固然危险

不如归来看她洒扫灵魂

这美的使者受遣接纳客旅

像苹果花儿不朽,像涟立的清髓